design life of mine.

查看全文

秋海深城 2017

入世后我的文字即顿声匿迹,一面试因为俗世让我心事繁杂,始终无法适应也无法解脱;一面是因为离校后的感情总充斥着虐恋与性爱,而我总是无法安然平坦的谈及性爱。

但现在似乎这两个桎梏都不复存在了,在俗世行走的第四年我好像已经完全理解与接受了眼前的世界,虚伪、自私、谄媚等等,我竟然可以毫无波澜的作壁上观了,你们继续丑陋,而我继续独行;在又一次分手后的一周年,真的是一周年,去年元旦我离开了雪国北城,分居两地时我们曾经有过几次网络自慰,但几周前的那次,她显然拒绝了我,所以我知道我与她没有分手的分手彻底到来了,而我对于性爱这件事却因此不再羞涩了。

曾经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周慕云能那样耿直自然的说自己是一个情色...

查看全文

秋海深城/ The Fall of ShenZhen

原以为深城的夏天会无比漫长,或许是因为我太久没有外出,今日午后的一次漫步却已经感到秋之气息。

又或许这只是多日台风阴雨的洗刷后,萌生的幻觉,但无论如何这的确让我陷入了关于秋日的迷思。

对于秋天,我本总是有着某种特别的偏爱,我无法评价存在于北城的两年对我而言是输是赢,但我对于文字的依赖以及对于人生的敏感确实被谋杀殆尽。

是该感谢恶俗的人让我认清世界,还是该憎恨自私的鬼让我迷失自我。

离开北城后的半年是我人生的绝对低谷,我怀着名利的心思南下,却融不入虚伪的人群,每当我看着一个个妙龄女子,人前人后的表演与责骂,我再一次在世俗的悬崖前望而却步,我想我终究是无法横心堕落。

我想起高中时就意识到...

查看全文

雪漫红山时(一)

我忽然记起大约一个月之前,她很想带我去红山祈福,为了她未曾降临的孩子!

但,这件事终究没有成行,我已记不得是因为之后的几天我们争吵或是相依,总之,她的这个关于祈祷的攀登没有实现。

一周年的日子记得很深,因为刚好是万圣节到达,如果时空正常我定会在次日记录些周年的情思变迁和心路成长,但一切都被未曾预料的痛苦打乱,在此之前,我从未发现自己的脆弱和信念的改变。

人是会变的,即使你拼命控制。

也许,人到24岁才会知道时间的强大,年龄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数字,而是一台扭曲价值的机器,曾以为可以不屑一顾的朽木,却成为不能不保护的花蕾。

你想逃,但无法成功,思念更加粘稠,责任也更加坚固,所有的一切都渐...

查看全文

南山遗恨(贰)次子的葬礼

2.1

同居的第一晚我们疾风暴雨般陷入争吵,就如同我在她家留宿的最后一晚如出一辙,我清晰的感觉自己情绪控制力的崩溃,在气氛冷酷时我没有任何挣脱或化解的技能。

Anna。

你所承受的痛苦应该远远大过我吧,那晚就是寒冬即至,暖气初来的第一天,你说我有什么事都犹犹豫豫不敢直说,你说那是我最可耻的懦弱。

我竟然冲破紧绷的脸庞,留下酸泪。

你是对的,你也许在某些方面比我对我更加了解,你还说我总是等待老天送我或夺走一切。我就如同一个木头般不知这世上还有些东西或情感是应该争取的,这其实远远无关于什么资格。

自卑或自大,少年的阴影让我无法平静看破。


2.2

你的痛苦或许我永远无法感受,因为...

查看全文

在卑微中学会勇敢

就这样,就像现在做的那样藐视所谓的权威,坚持不被理解的自我,承受不可避免的打击和嘲讽,这样就是最好的。

还欠缺一些勇气,用语言反驳与战斗的勇气,在黑暗的魔鬼面前越是沉默约会被更放肆的折磨,张口说话,据理反驳,让无理者无话可说,让真正的光明照耀心灵及世界。

继续学习,继续让自己变得强大,继续相信大丈夫的仁义之道,我不会永远沉默,邪恶者终会受到我受之于天命的惩罚。


查看全文
2014-01-20

我爱过几个人也被爱过几次,但终究还是没能把幸福留住。

_DUMAS_:

遇到几个自己喜欢的人,却都没有结果,他说他的好运气已经用完了。他真傻,只有彻底得到一个人,运气才会被消耗。半路走散的那些人,全都是在为你积攒经验值。

查看全文

言情小说.南方游乐园

 【壹】

我想我们最终是不可能一起的,从开始的那天就已经注定。

我知道你曾爱过我,但你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人,虽然你很优秀,我说的纯粹是在情感中以爱为主而不是期望漂亮的俗世。

你是一个漂亮女人,你的家庭对你的未来有一个美好的预期,而你爱你的家庭也爱香水和名牌,可这些无无法给予,我很遗憾但也无奈。

我们曾有过一段简单的情感,我说的简单是无关俗世,但仅就情感世界来说恰恰又是复杂的;正因为情感中的纠葛再加上俗世艳丽的诱惑,你最终做出抉择——离开我。

我是理解你的,从你跟我透漏过这个念头开始,在我眼中你是一个美丽的苹果,也许你应该在一张华丽的锦衣上而不是我这双笨拙的手掌。

青春四年中...

查看全文

没有离开

那一天。

他说要离开;

我只是慢慢放开紧握的手臂;

告诉他:

不要说离开,因为我相信你一定还会回来。

查看全文

言情小说.左耳钉

那晚她问我:有没有处女情结?
 我说:没有,因为我自己不是,所以没理由要求,但当然最好是......
 还没等我说完,她就说了:对不起,可是我不是。

 我应该感谢她的坦白,我那时也明白她为什么可以不在意我的过去、从容的听我那些荒唐往事,
 不知为何,我有种难言的失落,只想快快睡去,
 于是,我说:现在睡觉吧!

 我知道我说不在乎只是故作心宽的漂亮话,如果你觉得我对单纯的定义不包括身体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
 恰恰相反,这种情结在很多时候会主宰一切选择,
 今天,我起的很早却不知该怎样继续面对她,显然事情已经不是在昨天了,显然她已经变...

© 惠子的信 | Powered by LOFTER